第1023章 埋葬夫人的男人_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
笔趣阁 >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> 第1023章 埋葬夫人的男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23章 埋葬夫人的男人

  jasmine就如同某个撒旦崇拜的祖先还魂,已经无药可救。

  而罗古利又被路易士早早的干掉,目前只剩下影哥可以提供一点有用的信息给王灯明。

  对于影哥能不能配合,王灯明心里根本没把握,但冲着影哥对森西顺手那本书的态度,应该会有点收获。

  只不过,风车屋中还有个冥顽不化的瑞姬·诺贝尔,以及喜欢搞偷袭的红眼人。

  捕兽器留在脚上的伤痕还没消除,王灯明进入树林后,心有余季是逃不了的。

  子弹上满膛,王灯明把汉森给他的那支钢笔也带上。

  他不相信今晚又会迷路。

  月光从浓密的树梢中渗透进来一条条白线一样的光,周围陷入令人恐慌的死寂。

  王灯明在灯塔上听到的货轮的鸣笛,古怪的铜鼓声,这会儿没了,连蛐蛐都不敢吱一声,他多么希望能听到一点动静。

  这样也好,等红眼人靠近的时候,那动静就显得地动山摇,那样好防备。

  顺着白天行径的脚印,以及伏倒的草丛,折断的灌木丛,他今晚没有迷路,反而很顺利的来到了风车屋。

  他闻到了恶臭,第一次进这片树林的时候闻到的臭味。

  风车屋有灯光,卧室和实验室都有暗黄的灯光,像瞌睡人的眼。

  他站在一棵古树后,谨慎的瞄了很久,迈出了脚步。

  一阵风吹过树梢,臭味突然没有了。

  他耸动着鼻子,是没臭味了。

  实验室内,那个年纪大的陌生女人穿着羽毛睡袍和拖鞋,她正在蒸馏瓶边专心致志的忙碌着,她的鼻梁上架着眼镜,眼镜几乎要从鼻头上滑落,她不时地的用手推推眼镜往鼻根上移动。

  蒸馏器中还是那种恶心的翻滚的黑色浓稠液体。

  她的十只手指变成了黑色,像是粘上了蒸馏器中的液体。

  她举起手指放在眼前,看了看,像是非常后悔懊恼。

  忽然,她捂着自己的头部,身体像是站不稳,她开始干呕。

  王灯明看到这些,并不敢上前,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影哥这些人设计好的陷阱。

  女人的脸色变得发黑,嘴唇乌青,她倒下了。

  倒下之前,她望着自己的十根手指,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  实验室重新恢复了宁静,只有蒸馏器中液体的翻腾发出的咕咕咕的响声,像是电水壶烧开的开水,却没有切断电源。

  她像是中毒了。

  王灯明从窗户灵巧的跳进实验室,那个女人口吐白沫,四肢抽搐,看起来是不行了。

  需要救人吗?

  他想喊,却不敢,他这回又是违法的潜入者。

  他跳出窗户,来到瑞姬·诺贝尔所在的洗澡间和卧室,除了燃烧的三盏油灯,没发现瑞姬·诺贝尔的踪影,也没看见影哥。

  瑞姬·诺贝尔所在的卧室里摆着一个神桉台,古老的木质彷如光润的龟壳,房里非常谐和安静,时钟的声响除外。

  圆形的时钟挂在幕墙上,长长的秒钟滴答滴答的走着。

  他缓缓环顾房间一圈。他在聆听时钟的滴答轻响。

  铺着黑色餐布的桌子上,摆着一杯咖啡,王灯明用手指摸摸瓷器杯,还有点温度。

  他的警觉感再次加强,掏出枪来到屋外。

  月亮的光线没了,屋内的灯光在黑暗中比一根火柴的光明都渺小。

  他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,就如同买螃蟹的人把螃蟹装进塑料袋后将袋口扎紧,螃蟹因为缺氧而努力挣扎,他就是那只螃蟹,横冲直撞的跑进来,却又无计可施。

  影哥先生

  影哥先生

  王灯明用压抑的强调,就像小时候捉迷藏的时候问同伴你到底藏在哪里一样。

  “叫我吗?”一个声音在他手肘后回答。

  这黑暗中的人声将王灯明吓得弹起。

  从紫杉树出现一张脸孔,影哥先生,他以略显蹒跚沉重的步伐走向王灯明。

  “你终于现身了,老兄,你的实验室出事了,她.....”

  “她死了,她死了,我知道的,她的手指包含着水防风草汁、乌头草、委陵菜、毒莨菪和煤灰等等复杂的成分。”

  “她是谁,你谋杀她了!”

  “她是我的夫人,艾酒·庞一。”

  王灯明的枪口不由得指着他。

  “别干傻事,警长。”

  王灯明迅速回头,没红眼人。

  “别疑神疑鬼,ta49今晚不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  王灯明松口气。

  “但ta45和ta41不定时经常来看我。”

  “操!”

  “礼貌点,警长先生,你老是偷偷摸摸的进我的实验室,是不是不大合适呢?”

  “我们能谈谈吧,友好的谈谈。”

  影哥伸出手:“书呢?”

  “谈完之后,我让森西把书还给你。”

  影哥点头,说道:“那请你帮我做件事吧。”

  “做什么?”

  影哥的肩膀上扛着两块小木板,他将木板放在王灯明的跟前,笑道:“这是我制作的,石碑太重,我就用木制的代替墓碑,给点意见吧。”

  他用其中一块给王灯明看,只见墓碑上写着:夫人艾酒·庞一之墓。

  “你的夫人都死了,你他妈的还笑得出来!?”

  “你不是想找我谈谈的,干活吧。”

  影哥从风车屋中找来一把铁锹,一把锄头,影哥用铁锹,王灯明用锄头,两人开始挖坑。

  “我明白了,你要埋葬你的夫人,连口棺材都没有吗?”

  “人类用棺材埋葬死人,纯粹是浪费宝贵的地球资源,你懂吗,反正骨头是要腐烂的。”

  他们继续挖,当土坑挖的足够大的时候,王灯明说道:“够大了吧。”

  “不够的,继续挖吧,警长先生,今晚谢谢您的陪伴,谢谢。”

  这里的土质松软,挖个大坑也不是什么太费力的事情。

  “影哥先生,我们一边干活一边聊,路易士的金字塔在哪里?你是帮助他建造金字塔的铸金师吧?”

  “是的,没错。”

  “金字塔在哪里?”

  “干活吧,干完我再告诉你。”

  “岛上有多少的红眼人。”

  “五十个。”

  王灯明吓得将手里的锄头差点扔出去。

  “五十那是不可能的,是五个。”

  “老兄,你说话如果还是那么一惊一乍的,我会考虑换个地方跟你谈话。”

  影哥头也不抬,用力挖。

  “老兄,能歇会儿吗,你这么干会累坏的。”

  影哥停下手,说道:“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,字迹会变,脸孔和胎记也会变,那是十分自然的现象,你认为是吗?”

  “我认为是的,但是胎记一般不会变的。”

  “胎记也会变的,她不是我的夫人。”

  “我被你搞蒙了,阁下,你刚刚说艾酒·庞一是你的夫人。”

  “她是冒牌货,我们有差不多二十年没见面了,她和我是邻居,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,她选择嫁给了我,后来,我们来到了这个可爱该死的岛屿。”

  王灯明想了一阵:“你的故事不简单,是路易士找了一个相貌和你小时候很像的女人骗你上岛,然后协助他造金字塔?”

  “但我又不能揭穿她的身份,假装她就是我的夫人好了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。”

  “倘若我无法信任你,世上也没人可以让我信任了。”

  王灯明莫名惊讶。

  “警长,你首先告诉我,我是谁?”

  警长瞠目结舌。

  “很不好意思,我的问题把你弄傻了,很正常的,别人这么问我也变成傻瓜。就像听到狮子是吃草的、水往上流那么荒谬。大多数人也都会有同感的,你需要做的就是平静,平静,平静地听我说废话,谎话。我还可以把我的日记拿给你看。我习惯写日记,理由很简单,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可以谈话的对象。直到现在还写,直到你来了。”

  “你的笔记本呢?”

  “烧了,路易士把它烧掉了,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它搜走烧掉了,他对待我比对待囚犯还可恶。”

  王灯明停下手中的挖土动作。

  “别认为我是个疯子,我能知道美利坚大宪章共有几章几节,我能背诵圆周率后五百位数字。”

  他开始背诵圆周率。

  “停!”

  “好吧,说恶巫岛吧,我曾经觉得这座岛很容易闹鬼,后来....”

  “不是闹鬼,是路易士整出来的鬼,是这样吗?”

  “不,是真的闹鬼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dkta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dktax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